您现在的位置: 3edu教育网 >> 文书写作 >> 求职简历 >> 职场故事 >> 正文    3edu教育网,百万资源,完全免费,无需注册,天天更新!

普通华为员工的一天

普通华为员工的一天

分类:职场故事   更新:2015/5/31   来源:本站原创

普通华为员工的一天

  11月12日,早上8:00,深圳龙华一个居民小区四楼内,吴飞(化名)床头的闹钟“叮铃铃”响个不停,他伸手摸去,摁熄了,翻了个身,继续着他的美梦。

  昨天是周末,小飞一直加班到夜里10点半才离开实验室,回到家已经夜里11点多,做完洗澡、洗衣、上床、看碟等一系列“规定动作”之后,凌晨2:30,小飞终于进入了梦乡,这个周末他又加了13个小时的班。

  临睡前,小飞不忘发句牢骚,“为什么我们加班费还打9折?”根据《劳动法》规定,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,应该额外支付不低于劳动合同约定的小时或日工资标准300%的工资报酬。吴飞他们周末的加班费只是平时同等时间的90%,“在华为,我们遵守的是《华为基本法》,老板的话才是硬道理。”

  8:30,闹铃声再次想起,这次不是1个闹钟,而是5个。五分钟后,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,穿衣、洗漱完毕,匆匆跨上了一辆开往坂田基地方向的小巴。

  9:25,吴飞终于到了华为研发中心F区东门口,他迅速从口袋里面翻出“华为员工卡”,往脖子上一挂,大步走了进去。这时离上班时间已经过了25分钟,不过还好,最迟可以10点钟打卡。

  “看来今天又不能按时下班了,”吴飞叹了一声。在这里,一天8个小时必须保证,平时就算加班多干,也是白搭,没有加班费。每个月最后一个星期六要义务加班,因为这一天是替自己挣年终的带薪假,一年12个月,也就是挣12天的假。

  吴飞上班的这栋楼简称“F4”,跟华为“地标”——那栋20层研发大楼F1遥遥相对。依次通过大门口、楼栋口、楼层、房间4个门禁,刷了2次“华为卡”,路过大门口的时候,吴飞特意瞟了一眼那两个精壮黝黑的保安,“听过他们都是从天安门国旗班退役的”。

  8分钟后,小飞终于坐进了自己的实验室,迅速打开电脑,一天的工作开始了。

  吴飞的工号排到了10万之后。在这里,工号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,001号自然是归这里的“三军统帅”总裁任正非所拥有,不过,一个多月后,001号也将作古,成为华为的历史,放进档案馆。“七千人辞职”事件之后,任带头的前一万工号员工将重新签订劳动合同,他们要重新编号,接着新进的最后一名员工后面按顺序往下排,任正非的工号即将变成12万多。

  中午12:05,吴飞第一个打卡,冲向食堂。如果提前一分钟打卡下班,根据公司规定:罚款人民币500元,直接领导“连坐”罚款200元,外加全公司通报。这可犯不着。

  食堂的饭菜不贵,一荤一素一饭一汤,9块钱,比起外面的外卖便宜不少。15分钟后,吴飞吃完了午餐。又买了一个饭团,跑去食堂门外的人工小河边喂红金鱼,那里的柳树下三三两两围着一些客户部和华为大学的美女,难得养眼一回。

  12:40,吴飞回到了办公室,翻了翻早上在车站旁买的《南方都市报》。中午1个半小时的午餐休息时间,报纸成了他一整天上班唯一的休闲。

  13:00,吴飞抱着自己卷起的军绿色铺盖,来到了这栋楼同层B区的办公室,“华为的加班文化已不像创业初期那般,更多人的铺盖变成了午休的装备。”大家的床垫五颜六色,都是自己从附近小店买的。

  半个小时后,手机闹钟再次把他叫醒。吴飞熟练地把铺盖一卷,夹着走向了实验室,开工了。实验室里只有三种声音,键盘噼噼啪啪声、风扇呼呼声、加上大家关于项目的大声争吵,构成了办公室的“华为协奏曲”。

  15:44,突然,吴飞的“老爷子”手机嘟嘟响起,大学的同学、也是现在的同事李楠(化名)给他发来了一条短信。公司规定,所有带蓝牙、GPRS、红外的手机,为防泄密,研发人员一律禁用,吴飞的“老爷子”也一直没机会换个新的。

  李楠约晚上一起吃个饭,除了昔日的同学和现在华为的同事,吴飞这几年其他的朋友基本一个都没结识,“哪有时间啊”。

  吴飞十分愧疚地拒绝了老同学的好意,他要赶进度。今天项目经理,也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催他交单板的设计方案。这个设计方案吴飞已经做了一个多月,加了不知多少班。虽然“胡新宇事件”之后,公司规定加班不得超过晚上10点,不过,小飞没把这当回事,“没办法,我活没干完,不加班怎么办,难道你替我干?”

  时针指向18点整,下班的时候到了。编了一下午程序,吴飞也饿了,他去F区食堂吃了个晚餐,晚上还要加班。今天还没干够8小时。

  20:30,吴飞也下班了。今天太累,他没有加班到很晚,小心收好胸卡,坐上了公司专为加班员工提供的大巴。每天晚上除了20:40到21:20之间大规模班车外,22:30、23:30、0:30都有特定班车来研发接人,另外还有24小时的订车电话,用内线打过去,不管几点,都有免费车接送。

  21:00,吴飞踏进了家门。洗完澡,吴飞开始洗衣服,他一直坚持手洗,这是一天难得的“运动”。

  手头的这个项目做完后,吴飞准备向领导递交辞职申请,不过他的辞职跟劳动合同法无关,与钱有关。在华为积累了2年的研发经验,吴飞现在已经可以很轻松地开发同类产品。而他的月薪只能跟今年新进的本科生持平。

  23:00,提醒他早点睡觉的闹钟第三次准点响起,吴飞看《色戒》正酣。

  1:00,吴飞终于决定“提前”睡觉了,程序还没写完,明早还得继续。于是,他给五个闹钟定了时间——清一色早上7点。
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版权申明 | 隐私策略 | 关于我们 | 手机3edu | 返回顶部 |